页面载入中...

天桥艺术中心开放日 打造艺术生活新聚场

  许鞍华的电影里,最喜欢哪部?对于这个问题,王安忆谈到,第一次看许鞍华的电影是《半生缘》,她看过多遍,尽管许鞍华自己认为这部电影拍得不好,但是王安忆认为这是根据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中拍得最好的一部,正因为此,王安忆感到自己写《第一炉香》的剧本有压力,很怕自己写得没有《半生缘》那么好。“我离张爱玲写的那个时代远,所以要不断靠近那个时代。许鞍华带我走了好几次香港,还走了澳门,我知道她的用心,她是想让我看看南亚城市和南亚的生活,包括气候、植物和生活方式。有一些地方是我自己不会走到的,同时我也积累了一些小说的材料也不吃亏。”

  而戴锦华非常期待王安忆和许鞍华的合作,王安忆是她最爱的中国作家。许多人因为《长恨歌》经常把王安忆和张爱玲之间建立某种联系,但对于戴锦华而言,她很难把她们俩联系在一起。“我觉得王安忆是当代上海人,我不觉得她是老上海人,许导我也不认为她有朱家姐妹喜欢说的老灵魂,她到今天仍然有一颗年轻的灵魂,怎么让当代中国心灵和一个年轻的灵魂去贴近张爱玲那种苍老和张爱玲的恶毒?所以她们两个联合做《第一炉香》,我抱着期待也抱着悬疑,我作为粉丝不对我的偶像撒谎。”

  戴锦华还谈到,《长恨歌》没有张爱玲笔下的那种恶毒,但她不觉得这是遗憾,只是说明两个人不同,而且她认为电影版《半生缘》确实改得好,但后半部分就不是早期有苍凉有刻薄有恶毒有病态的张爱玲。而王安忆则回应道,她和许鞍华讨论《第一炉香》剧本的时候,就是想克服这个道德感。“因为我就觉得里面的人都那么坏,许导演就说我们做了一辈子好女人,你就让我做一次坏人,我们就克服这个道德感。”

  他的表述风格是清新而又温和的,读者无须全盘接受张军律师的观点,但却可能无法拒绝其在解读复杂的国际问题时所采用的极具个性化的表达方式。比如对他常常不赞许的特朗普,他仍然保持理性的评析,比如2018年1月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自己的核武器发射按钮比朝鲜的威力更大。一经发出,引发各界人士的担心,褒贬不一。有一位民主党联邦众议员认为特朗普的“挑唆言语”可能将民众带入危险境地,率先发动核武器战争将导致成千上万的伤亡。特朗普的“挑唆”,让民众距离危险更进一步。此公观点不错,但言辞比较激烈,相比之下,张军则中性地指出:特朗普此次回应内容令民众担忧。“在朝鲜试图伸出橄榄枝的情况下,却表达出如此‘直抒胸臆’的观点可能是不明智的。”

  他觉得,公开指出“特朗普不明智”就够了,虽然在美国,“骂总统总是最安全的”,但作为一个“政治法律学者”,分贝绝不是力量,如果一味地追求言辞爆棚,相信对民众而言绝不是一种良好引导。

  “美国在深处”,张军常这样认为,一个立国两百余年即能引领世界潮流的国家,绝非一个简单的国家,应该实事求是地观察它、研究它,既不能事先满脑子“标准答案”地去预判它,也不该事后情绪化地研判它。

  这本重新诠释美国的新书,进一步深度解读了美国国内政治的变化,对拥枪、选举人团、特朗普现象、目前的中美贸易冲突、未来的中美关系走向等等议题,加入了他新的理解和判断。无论一方的提问还是一方的解答,都是公众视点,也都出于有利于中美互动的热望,谈话风格轻松而严谨,话题深切而畅晓,该书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

admin
天桥艺术中心开放日 打造艺术生活新聚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